• 我手寫我口

    Date: 2006.12.10 | Category: 其他, 香港 | Tags:

    星期五,我跟尚敏出席一個新書發報會。書的作者是Chanel在日本的主席,寫的是關於他在日本生活三十年來的體驗和經歷。這是他的第一部著作,用法文寫成,由日本的出版商翻譯成日文在日本出版,而法文版將於明年五月在法國出版。出席發報會的每一位賓客都獲贈這部著作。我翻開這本書,嘗試閱讀。我是一邊看一邊讀,在心裡把每一個字先讀出來然後再去理解。於是我跟尚敏說,日文跟法文、英文和其他很多語言一樣,都是可以直接將口語寫成文字和文章。以這些語言作為母語,就沒有「我手不能寫我口」的問題。我說,我的母語廣東話是一種方言,由我開始學寫中文的第一天,我寫的是普通話,而不是廣東話。尚敏明白我的意思卻不能理解究竟這是甚麼回事,他說,他難以想像這種情況。

    當年在教育學院的課堂中曾經討論過香港中文教育的困難,當時就有討論過廣東話不是書寫語言,加上對普通話只有相當有限的接觸和應用,導致香港學生的中文程度普遍較中國內地學生差,學習中文亦較內地學生困難。如果香港學生多閱讀和學習普通話,這個問題是可以解決的。正面的看待這個情況,就是香港人從小就被訓練去學習和適應不同的語言邏輯和系統,最先是中文,然後是學習第一外語英文。其實不獨是香港人,只要母語不是普通話或北平話的中國人,都面對著同樣的情況。或許在這樣的情況下長大,我們的適應力會比較強,思考會比較靈活。

    不過,對於不能「我手寫我口」,我始終覺得有一點點兒的可惜和遺憾。現在當我學習其他外語(法文和日文)的時候,就深刻地感受到「我手寫我口」的好處。而當我身在海外,接觸中文的機會相對有限,要保持自己的中文寫作水平,「我手不能寫我口」就成為了一個無形的障礙。多講廣東話對我的中文寫作是沒有幫助的,反而多講普通話就來得比較有效。寫這個中文blog的其中一個目的,就是希望可以維持最起碼的中文寫作能力,不會因為身在海外而把中文忘記得一乾二淨。而寫作的時候,腦袋裡用的就是普通話。雖然如此,我還是無法避免廣東話式中文的影響(雖然有時是刻意地寫廣東話,不過要我完全避免這個情況,現在我是做不到的)。我認為要把語言在「正統」和「有地方特色」之間劃一條清晰的界線是不可能的,不過向「正統」靠攏還是比較明智的做法,亦普遍地較為容易被社會所接受。